剑桥NHS生产经历与经验教训(超详细)

(原创作者:辛拉面 |小红书ID491830717

 

预产期是2月7号,8号晚上生产,生完一个月,终于有时间能回顾下自己的生产经历,提前说结论,再也不生二胎了。

在5号晚上七宝胎动又一次减少。我们凌晨去医院做了个胎心监护,显示娃一切正常。但这已经是我孕期第三次因为娃movements reduce 去医院了,所以医院安排我7号induction。我跟我妈(她是国内医院的产科主任)在视频里商量了一下,准备7号先去医院做个内检。看看宫颈长度和软度,再决定要不要催产~

7号早上,如约给Rosie的Sara ward(产前病房)打电话,约到了一点办理入住。

中午十二点,临出门,我突然开始自己宫缩了。不怎么疼,也不规律。

一点到达Sara ward,入住induction suite,是四人间,但当下包括我在内两个病人,我就被分配到了一个靠窗的好位置。队友可以全程陪同,可以在医院过夜,不用回家。

三点做了第一次内检,我已经开了一指半(在几乎没什么太强烈的痛感和宫缩下。但宫颈还没有完全消退,所以不能人工破水。我们和我妈商量了一下,鉴于对胎动和胎儿体重的担忧以及我好像对宫缩痛感不是很敏感的考量,决定进行催产,不等自然发动了。

催产方式选择的是propess,就是在阴道里放置一种含有前列腺素的子宫栓(类似卫生棉条)。不出意外的话24HR后取出,再做内检。如果到了3指可以人工破水或者达到打无痛的条件了,我就可以转到产房去了~ 在这24HR内,我会被定期做胎心监护。一旦宫缩强烈到三分钟一次,药物也需被拿出来,再做后续检查。另外我刚刚在塞药之前,尝试了两下sweep 非常疼…… 比第一次内检要疼很多。内检是不适+疼,有点像size不是很合适且技术很差劲很干燥的sex,而sweep有点像有跟细铁棍直捣黄龙还搅了搅,我直接冷汗直冒,完全忍不住呻吟。

同时,我们和MW好好聊了一下,说了我们的担忧(如果我对药物敏感开指很快的话,可能会错过打无痛)。希望中间加一次内检,她也答应了,此时Goodie bag起到一定作用。

—————————————————————————————————————————————–

半夜12点,放催产药八个小时,第二次内检。

我终于理解了为啥大家都说内检疼了!真的太TM疼了!由于宝宝头已经非常非常低了,我的宫颈口反而被压到了宝宝的头后面,给MW内检造成了非常大的困难……

于是本来短短几十秒的内检变成两个MW轮番上阵,在我的里面连续捅/挖了五分钟才找到我的宫颈口……五分钟的内检啊!两个人反反复复的捅!挖!翻找!掰扯!我的脑子要炸裂,牙齿要咬碎,下体真的像是一块被卡车来回反复辗轧的破布,下半身完全疼到不能动了…眼泪如瀑布,却疼到根本喊不出声来,我只能紧紧抓着队友的手,颤抖着大喘着气,好久好久没法说出一个字……

做完这次内检,发现我宫颈已经完全平了,开了两指可以人工破水,但如果选择人工破水的话,还得被像这样的内检再搞一回,MW看我太痛苦,满脸汗水和泪水,建议我继续带着pessary 过夜,保持一定强烈的宫缩,可以把宫颈口再转回正面…… 然后给了一颗强效止疼药,我自己也贴上了Tens Machine,没一阵儿就睡着了。

八号早上六点,宫缩已经很强烈了,我再次疼醒了,整个人肿成猪头。吃了一小口早餐,就开始认真记录宫缩。达到每一两分钟,就会有一分钟的宫缩。此时的宫锁很疼,但是真的可以忍……跟我的第二次内检比起来,此时的宫缩就是洒洒水!

早上九十点,开始宫缩强烈,几乎没有了休息间隔,每次疼起来都会呻吟出声。这时轮班的MW,是一位年纪较长,经验丰富的善心阿姨。她在无法给我再次内检的情况下(我的下体因为第二次内检的粗暴,已经到了一碰就疼到浑身打摆子,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根据宫缩和各种数据,准确判断了我已经达到了可以人工破水的程度,为我向产房争取了转移的许可。其实这个算是破格要求。

中午十一点,进入产房,打了无痛,在无痛起效后,再次内检,已开到四指,于是人工破水。但很快就发现我后续开指非常慢,于是滴催产素drip。

无痛起效后,我一度觉得自己到了天堂,真的很chill,内检和人工破水都是毫无不适,我还睡了一小觉。但很快,催产素drip带来了更加强烈的宫缩,我开到了六指,无痛突然失效了!!!疼痛重返人间!!!!

麻醉师几次调整针头,药物,剂量,我的痛感还是很强烈,无痛打了也和没打没啥区别……

—————————————————————————————————————————————–

下午七点终于全开了!但我对抗疼痛已经超过十二小时,且因为要打无痛没有敢吃什么东西。身体状况已经非常差了。MW就让我休息了一小时。八点MW换班,新MW又让我休息了一个小时,伴随着强烈的宫缩且不能进食,我根本不知道这种无休止的休息有何意义,我妈妈也在视频另一边表示对这种开了全指后的休息完全不能理解,表达了她的担忧。

果然我妈的担忧成真了。九点开始正式进去第二产程开始push,但之前的“休息”却不能吃东西,得不到任何能量补充,反而把时间拖得太久,我身体越来越差,精疲力尽。我push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任何进展。

无效的无痛让强烈的宫缩搞得我疼的欲仙欲死。整个人越来越飘,一度失去了意识,然后再被宫缩疼醒。后来又被MW上了gas&air,整个人更加恍惚无力,连push的动作都做不出来了。

队友发现了我的反常,开始像MW追问,为什么一点东西都不让我吃,然后MW才悠悠答到,怕我push不出来后面要剖腹产,可是不让我吃东西,我根本没力气push啊,这TM不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么!但真的生产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队友也只能是听MW的,在旁边不停地鼓励我,他后面嗓子都嘶哑了。

我再一次失去意识又被疼醒后,迷迷糊糊间,好多医生和护士突然进来了。说我push太久还是没成功,要给我侧切上吸盘kiwi,然后不行就顺转剖。此时我的意识终于回归一点,我问医生吸盘会给娃造成伤害么?医生边给我侧切,边含蓄的回答我,娃恢复能力很强,如果头上有痕迹也会很快恢复的。我一听瞬间着急了,我心里就只在想,我不要上吸盘,我不要顺转剖,受两茬罪!然后我就开启了疯狂输出,最后听我队友讲,医生还是上了吸盘,但第一下吸就脱落了,我自己反而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随后努力push了三下,娃头就瞬间出来了!!!

—————————————————————————————————————————————–

 

晚上十点半,我在最后拼了老命push终于把娃生出来了!!娃倒是一切健康6斤8两。娃一出来就扔在了我身上,热乎乎,臭烘烘,黏糊糊。我队友在娃出来的一瞬间在旁边开始嚎啕大哭!哭到打鸣!整个Delivery unit都是他的哭声!七宝听到他爸哭,也跟着哭,俩人就开始对着哭,就在我耳朵边,那叫一个吵。感觉我好像要不行了一样。我忍无可忍直接喊他shutup!本来很严肃的气氛被打破,全房间的医生护士都笑喷了。

接着,我开始了第三产程,被打了催胎盘的大腿针,这个针一打完,我就开始止不住的呕吐,一下没忍住一下吐了怀里的七宝一身!然后他立刻就被MW抱走收拾去了

等七宝再被送回来,队友穿上了他买的拉锁弹力运动衣,一拉开正好把娃塞进去,然后拉上。趁着医生给我缝侧切的伤口,他父子俩人就在我旁边安安静静的坐着skintoskin。

最后总结生产就是,还算顺利的催产+痛苦不堪的内检+百无一用的无痛+恢复艰难的侧切+没有成功的吸盘+失血1.7L的大出血。

2月9号 晚上,因为大出血我在产房的特殊观察区观察了一晚上后,转入了产后病房,Lady Mary Ward。在特殊观察区,我在队友和midwife的帮助下,试图自己走到厕所,没想到在站起来的一瞬间,晕倒在地!这还是我一边是队友,一边是midwife搀扶的情况下。醒来就在地上了!人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真的是扶不住啊!

后来转入产后病房里,我很快就拔了尿管,自主排尿了。然后就能下地走了,身体情况真的是一天比一天好。第二天出院前,还在医院洗了澡。

经验教训总结就是:1. 催产过程中要尽量多一次内检 保证自己别开指太快错过无痛 2. 从一开始就要要求无痛 所有跟mw和医生的交流都要从要求无痛开始说起 3. 打无痛前即使宫缩疼也得吃饭 得吃饱!4. 打无痛期间 一定要准备功能性饮料(液体)补充体力 或者要求医院给输个葡萄糖 5. 无痛不起效时,尽快要求另一个麻醉师重新打无痛,千万别将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