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带娃在意大利军事基地隔离新冠(二)

       意大利大使馆撤侨

相反,131日我接到了意大利驻北京大使馆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她说她叫Federica。她说我先生联系了他们并反映了我和宝宝的情况,问我是否愿意和宝宝跟着意大利飞机去罗马。

       我问她意大利政府打算什么时候撤侨。

        她说政府现在正在和中国沟通撤侨安排,她会尽力帮助我和宝宝登上飞机。

        我说可是我担心中国家属不能上飞机,那怎么办?

        她要我不用担心,现在中国政府已经同意中国家属跟着意大利公民撤侨了。

        当时我的心哗的就跳跃起来,事情终于有了转机。然后我又想到之前和英国大使馆沟通时面临的问题,就急忙问她,我们怎么去机场呢?路都封了,我们自己没办法。

        她说不用着急,意大利使馆在武汉安排了5个见面点,意大利公民在方便的见面点集合,然后统一坐大巴去机场,不需要我们自己去机场。然后她问我和宝宝现在住在哪里,离武汉的5个见面点有多远。

        我说我家离武汉得有4个小时的车程。

        她沉默了一下,问我是否能想办法找到一辆车和一个司机,她可以给我们提供通行证。

        我说好的,那我先联系看看。

        她说好,然后告诉我要准备几份文件拍照发给她,她那边帮我申请离开中国的许可,进入意大利的许可,以及预定飞机上的位置。她还要了我的邮件地址,说会发给我几份表格尽快填写信息然后回复给她。而且我们还互相加了微信方便联系,然后我们就挂了电话。

        我赶紧打电话给几个出租车公司问能否有司机送我们去武汉天河机场。可是出租车公司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我重复拨了好几遍,后来才想起来整个市都封锁了,所有的店铺关门了,道路也都封锁了,出租车公司肯定也不上班。我有些懊恼和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给Federica发打电话,那边没人接,我就发了信息说对不起,你帮助我这么多,我却连车和司机也找不到,怎么办,出租车公司都没上班。

        我一直在等她的回复,我很害怕她会说如果我们自己去不了武汉的集合点,我们就上不了飞机,她也没有办法。

        漫长的等待,其实只等了十分钟,手机叮一声,我赶紧拿起手机查看信息。

        Federica回复说好,要我不用担心,给她一点时间,她看看能否找到车来接我们去武汉,然后要我发给她我父母家的地址。

        我发过去了。然后查看邮件看到了她发的表格,文件都是意大利语的。我赶紧和我先生视频,一起填写表格,然后发给了Federica

        我心里很矛盾,我很想抓住这次机会带宝宝回欧洲,但是又不忍心和父母说明。因为两老是第一次见到小孙女,而我们这次回来的时间太短了,又要匆忙离开,我父母肯定会很伤心。

        当天一直到晚上,我都在和Federica联系交换文件和信息。

        晚上九点左右她发信息说离开的时间确定了,22日上午武汉会过来一个司机接我们去武汉天河机场,晚上6点所有意大利人在机场集合,飞机23日凌晨1点起飞。

        我看到这条信息突然不知道自己是开心还是难过。我去厨房叫了正在做饭的父亲去房间和母亲一起坐好,然后对他们说了意大利使馆对我们的安排。

        父母沉默了一会儿,问意大利怎么保证我们不会被同行的意大利人感染,然后隔离是怎么安排的。

        我说我们在武汉机场会接受第一道检查,没有发烧的人才能上飞机。到了意大利,我们会被隔离在罗马的一个军事基地14天,然后回英国。

        父母问宝宝吃辅食怎么办,他们很担心宝宝吃不好。

        我说意大利那边都会安排好,会给宝宝准备小床,尿片,新鲜食物,玩具。

        父亲没有再说话。母亲温和地说,这个安排我们很放心,那你们就跟着去意大利吧。我们这里还不知道要封锁多久,你英国的工作也不能一直丢下。只是一定要和意大利使馆提前安排好你们在那边隔离期间的生活。

        我眼泪突然就涌出来了,心情很复杂,真的是很想离开又很不想离开。

        和父母商量完,我就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姐姐和姐夫。他们一家原本住在深圳,这次回父母家和我们一起过年。他们的公司通知他们暂时不要回深圳,所以姐姐姐夫也 可以在父母家多呆一段时间。他们听说我和宝宝马上要走了,也都很舍不得。

        唉,我心里也很矛盾。

 

        21

        今天一天都在和Federica交换文件,并且等待我和宝宝的通行证。

        虽然上午Federica给我解释了由于撤侨有几十个人,大使馆在彻夜赶工为所有人准备相关文件和通行证等,要我不要着急,她可能需要几个小时以后才能发给我通行证。可是只要通行证没有批下来,我就依然心里惴惴不安。

        我今天尽量多和父母相处,也让宝宝多和他们互动,因为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好匆忙。

        一直等到晚上才等到通行证和司机的名字以及电话,我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给司机打电话安排明天的接送时间。

        司机姓罗,说中午12点到我父母家接我和宝宝。虽然我家到武汉只需要四个小时车程,但是一路关卡重重,不知道会耽误多久,还是把时间留充裕一些。

        我说好,明天上午咱们保持联系。我们12点在楼下等你。

        今天剩下的时间我带着宝宝陪着父母聊天,希望能尽量弥补一下我们明天就要离开的遗憾。

        姐姐也有些不开心,说咱们一家就这样呆在一起多好啊,干嘛要赶回欧洲去。

        我纵然有千万理由,也没有和她争辩,只是静静地听着她唠叨,心里觉得好温暖。她也舍不得我们离开。

        平时宝宝晚上8点就睡觉了,今天一直和我父母玩到10点才睡,而且夜里也睡的不安稳,醒了好几次嗷嗷哭,也许她也舍不得离开爷爷奶奶吧。

        晚上11点左右才收到Federica发来的通行证,我松了一口气,知道事情已经完全确定了。我发信息感谢Federica,她们现在还在为我们这五十多个参加撤侨的意大利人和家属们加班加点,着实辛苦了。

        我整理打印好所有的文件,收拾好行李,和在英国等信先生互通了消息,然后就休息了。

 

        22

        等待武汉来的车

        上午9点我给罗司机打电话,他说他已经出发了,11点多会到我父母家楼下。

        我和宝宝回欧洲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两个奶奶和叔叔姑姑们。他们不太了解这其中的细节,一定会很担心的,而且我们到武汉的路上会有很多关卡,到了机场还得通过各种检查等,我也不知道事情是否会发生变故。所以我打算等我们安全抵达意大利以后再告诉他们。

        11点的时候罗司机给我打电话,说他现在在下高速的地方,这里的警察不让他通过。

        我问他是否出示了大使馆开的通行证。

        他说出示了,之前的几道关卡都让他通过,但是这个不让。

        我说能麻烦那位警察接一下电话吗,我和他解释一下。

        那位警察接电话了,我和他解释了情况。他说我和宝宝得先向派出所报备我们的身份和出行情况。

        我说请问怎么报备呢,需要多长时间,我们要赶在下午到武汉天河机场集合的,麻烦你通融一下。

        他说不要着急,他已经和派出所的同事说了我们的大致情况,只要我打电话过去,告诉他们我的身份证号码和宝宝的意大利护照号码,那边登记和核实信息之后就可以了。

        我说好。然后打电话给派出所,果然那边警察同志听到我的名字就知道是什么事情,问我要了我和宝宝的证件号码,然后问了我们的情况,是哪个大使馆,几点的飞机等等,然后说那边会把司机放行。

        过了几分钟,司机就给我发信息说放行了。

        我父亲说,下了高速那还20分钟就到了。他说下午到了机场要等好几个小时才能上飞机,机场早就封闭了,里面肯定什么吃的都没有。他给我准备了香肠,烧鹅,蒸糕和煮鸡蛋。

        我说一两个鸡蛋就够了,也就几个小时,上了飞机就有吃的了。

        母亲说,多带几个鸡蛋吧,多准备些,想吃就有。

        我说不用带这么多,一个就行了,不还有香肠烧鹅蒸糕吗,主要是种类多,单个的不需要太多,带多了麻烦。妈,就装一个鸡蛋啊。

        母亲说好。然后把装好的食物放进了我的背包。

        没过多久,罗司机又打电话来了,说已经到我家邻近的那条街了,但是那里的警察不让他通行,即便他和他们解释也没有用,他们让他就呆在车里不要下车。

        我说你把电话给他们,我和他们解释。

        他说那边根本就不听他说话,严令他不要下车,而且他们不想和任何人讲电话,还威胁说要没收他的车。

        然后他发了一个短视频过来,上面显示的是十字路口全都被围栏给封住了,每边的路口都有两个警察守着。

        我又打给他,要他再和他们解释一下我们的情况,说我们都有通行证。

        他说他们坚决不接电话,而且命令他就呆在车里面,他们和上级沟通。

        我问司机,他们的上级是谁?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打电话给他们上级反映情况。

        司机说他不知道,他现在坐在车里不敢动。

        就这样等了反复沟通差不多有半个小时,那边依然不放行,也不接我电话。我很着急,心里想着,我们做了这么多努力,千万不能在此时功亏一篑呀。

        我母亲很生气,说这些人怎么能这样,什么都不懂,拿着鸡毛当令箭,司机有通行证,为什么不让他通过。

        父亲说,说的什么话,什么鸡毛当令箭,就是因为有这些人大冷天还在外面守着,才有我们小老百姓安全地在家里暖和地呆着,要不然早就病毒横行了。

        母亲说,她不管,那些人为难她女儿的司机,就是不应该。

        我安抚母亲,要她不要生气,我来想办法。

        我又打电话给派出所,然后告诉他们我就是之前打过电话报备的要去武汉的人,司机现在被拦了半个小时了,他出示了通行证也不行,而且他们说要扣他的车。我请求他们能不能帮助我们和那边沟通一下,尽快放行。

        派出所同志要我不要着急,说会马上和那边沟通。我感谢了他,然后就挂了电话。

        过了两分钟,司机发信息要我把我和宝宝的通行证拍照发给他,说那边要看。我依照要求发了过去。

        又过了一会儿,司机说放行了。

        父亲说,你看咱们派出所办事效率很高吧,即便是车被扣了半个小时,也是因为警察同志办事负责任,保护咱们呢。

        母亲瞥了他一眼,哼了哼没说话。

        估摸着司机马上就要到了,姐夫帮我把两个大行李箱从六楼搬到一楼,父亲抱着宝宝,母亲和我提着背包和宝宝包准备下去,姐姐要带着两个侄儿送我们。

        我要她别送了,小侄儿也才一岁多,家里的楼是老式的没有电梯的,她还得抱着侄儿爬上爬下楼层楼,太麻烦了。

        姐姐点点头,要我照顾好宝宝,要及时发信息到微信家庭群汇报情况,好让他们安心。

        我说好,然后摸摸大侄女的头说在爷爷奶奶这里好好看书,好好练习魔方,下次回来我还要挑战她。

        这里有个小插曲,我以前没有玩过魔方,我大侄女上过几节魔方课,年前我姐姐为了激励她好好练习,就让大侄女当老师教我玩魔方。大侄女教了一点之后,我就放言说要挑战她,挑战日期定在25日。这样一来,大侄女又兴奋又有紧迫感,她主动练习起魔方,而且只要一看见我在玩魔方,她就会赶紧拿起魔方练习或者主动上网搜关于魔方技巧的视频进行学习。看到大侄女的这个架势,我姐姐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今天上午事情很多,要继续打包行李和整理出行文件以及和司机联系通关放行事宜,但是我不愿意让大侄女失望,我要遵守我们的约定。我们就把魔方比赛提前到了今天上午。由于时间的确紧张,原定的三局两胜改成了一局定输赢。

        结果毫无悬念,大侄女获胜,她高兴极了,因为她战胜了心中的偶像,虽然这个偶像是个魔方菜鸟。至于我们双方各自具体多长时间复原魔方,这里我就不说了。

        我们下了楼,在楼道口里面等,我们都带了口罩。很快司机就到了楼下,给我打了电话,我们就都走了出去。

        父母家门口是一条主街,街道两边都是店铺,出门左边一点就是十字路口,平时车来车往,左前方有个中学,平日里总能听到上课下课的铃声。但是现在,街道上除了司机和我们,一个人影也没有。

        姐夫把行李箱放进了后车厢,我把两个小包放进了后排坐位的地上,因为行程四个小时左右,中途要给宝宝拿玩具和换尿片。

        我抱了一下母亲,又抱了一下父亲,然后从父亲手里接过宝宝,就坐进了后排座位。

        母亲说要随时保持联系啊,多发信息在微信家庭群。

        我说好,要他们快进去,不要在外面逗留。

        然后司机就发动了车,缓缓离开了。

        我看到远远地父亲和母亲用袖子在眼睛上擦了几下。

        我感觉脸上凉凉的。

        (未完待续)